公告:防屏蔽导航网站:https://23lu.xyz/?douse898
防屏蔽邮箱:scjiuuqx@gmail.com 找不到本站的用户请发邮件获取最新地址
最新防屏蔽域名:Douse2.com、douse1.com、Douse5.com、Douse6.com
    LOADING...
LOADING...
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  淫娃小依2

淫娃小依2

              (9)

  顯然,再沒有什麼能比收集赤裸裸光著身子、下身還插著東西的十二歲女孩

的淫蕩裸照,更能讓這些老頭們激動和滿足的了。

  繼父印表機的墨水在短短不到兩個月的時間被用掉了好幾盒,依靠給我拍攝

照片,哥哥他們兩個人在這段時間裡,居然賺到了近五千多塊錢!

  繼父終於上知道了兩個哥哥對我幹的那些事,又是好氣又是好笑。當晚,他

就把我帶到了他朋友開的一個夜總會。

  在一個隱蔽的包廂裡,他和他的兩個朋友一起輪姦了我。

  「啊……啊……喔……」我呻吟著,小穴、屁眼、嘴巴被一次次幹了個遍。

  「這小騷屄還真嫩,真的才十二歲?調教得不錯啊!」

  「哈哈!哪裡,天生就騷嘛!跟她媽一樣,是不是啊小依?」

  「唔……嗯……嗯……小依是個賤貨,天生就喜歡被人操,啊……啊……」

我趴在巨大的沙發上,一邊翹著屁股讓人從後面輪流插自己的小穴和屁眼,一邊

習慣性地呻吟。

  「哈哈!果然夠賤,哪天把她媽也帶過來,嘻嘻……母女倆一起操,一定過

癮!嘻嘻……」

  「好主意!哈哈哈哈……」

  我不再去公園了,因為現在,每天晚上繼父都帶我出去,他的那些朋友都很

喜歡我,每天都要在我的身體裡射很多很多的精液。

  哥哥們現在只有白天才能利用我了。公園老頭們的錢賺不到,讓他們損失很

大,不過,他們很快就想出了讓我在課餘時間,利用學校附近的公廁裡接客的主

意,我每吸一根雞巴,他們就給我三塊錢。

  「唔……唔……」天已經快黑了,在離學校不遠的一個男廁裡,我含糊地呻

吟著、吮吸著。已經記不清這是今天的第幾根雞巴了,加上中午吸的,現在應該

有十幾根了吧!

  「啊……」涼涼的,後面小穴一緊,一根什麼東西插了進來!

  「這是第三支了哦!」

  「嘻嘻,再來一支,這支插後面。」像在公園一樣,哥哥他們允許來的人在

我的小屄裡面插東西,不過,現在插一次要一塊錢。

  「唔……唔……啊……」熱熱的精液一頓一頓地射入口中,趁著雞巴慢慢變

小的時候,偷偷的瞄了一眼自己的下面,那裡,竟然已經紅紅綠綠的插了十多支

鉛筆、鋼筆和原子筆在裡面,連屁眼裡都有,哎呀!人家的那裡又不是文具盒、

筆筒,好脹哦!

  「嘻嘻,小屄舒服嗎?小賤人。」

  「嗯……嗯……舒服……嗯……嗯……啊……」

  「嘻嘻,還真夠賤的!來,把腿張開。」

  「呀!呀!那是……什麼?呀……」

  「嘻嘻,是我們剛才在門口撿的汽水瓶啊!」

  「呀……好涼!好大!呀……呀……」

  「呃……」離開廁所時,不由自主地打了一個飽嗝。吸了那麼多的雞巴,又

吃了那麼多的精液,嘴巴都酸了。

  「嘻嘻,小騷貨上面的嘴巴好像吃得很飽哎!但是不知道下面的嘴吃得飽不

飽呢?」

  「啊……別……」踉蹌中,有人又把手伸進自己的裙子,被瓶子插得隱隱酸

脹的下身熱熱的,不由自主地一陣收縮,再次變得濕漉漉。

  (10)

  「哎,前面有個超市,進去看看……」

  「哦……」跟在兩個哥哥的後面走進去,裡面不是很大,很快,三個人就逛

完了一圈。

  「小依,過來,你看這個好不好?」在賣文具的角落,兩個哥哥一左一右用

身體擋住了我,「啊?」有不好的感覺。

  「把腿張開!」小哥在我耳邊輕輕的命令。

  「啊?呀……」因為沒穿內褲的關係,嫩嫩的小屄一下就被他摸著,撥了開

來,「什麼?呀……」一件細細長長的東西插進了自己的體內,「不要啊!」我

哆嗦著。

  「閉嘴!腿張開!」又是一件冷冰冰的東西插入了我的體內:「現在,轉過

去!」

  「啊……」這一次,他們竟然要人家轉過身翹起屁股,然後又把東西從後面

粗暴地插進了人家的肛門,啊……呀……好深!好脹!

  「好了,現在一個人先走出去,記住,夾緊一點哦!」

  什……什麼嘛?這樣叫人家。

  我紅著臉,膽戰心驚地慢慢地走出超市,因為緊緊夾著腿的緣故,被門口收

銀的阿姨奇怪的看了好幾眼。

  「呀……呀……」就在離超市還不到二十米的地方,兩個哥哥一把將我拉進

了路邊的一條小巷子,「嘻嘻,還是進口的呢!買起來很貴的哦!」他們笑著撩

起我的裙子,把剛剛插進去的東西從我的體內抽出來,原來,那是些進口的大號

記號筆,好多支,上面還濕濕的,我知道,那是我的淫水。

  「現在把衣服脫掉,讓我們試試看好不好用。」

  「啊?不要啊……」這可是一個很淺的巷子,最深的地方離馬路也只有幾米

的距離。

  「哼!敢不聽話?」

  「不,哎呀!啊……」身上本來就不多的衣服很快就被全部扒了下來,「賤

貨,嘻嘻……」哥哥們笑嘻嘻的開始用我剛剛拿屄屄偷出來的筆,在我一絲不掛

的身體上亂寫亂畫了起來。

貨」和「婊子」,接著又在兩條腿根之處一邊畫上一根大雞巴,另一邊寫上「操

我」。

  他們還在我的背後和屁股上寫,不過我看不到他們寫的是什麼,反正不會是

什麼好話,最後,他們用紅色在我的乳暈上畫了圈,然後把乳頭塗成了紅色。

  「好了,現在把腿張開。」畫完,他們笑著把筆又重新塞進我了的下面,對

著滿身汙言穢語的我舉起了相機……

  又要拍照!我硬硬的插著記號筆的下面立刻又變得濕潤了,自己好像已經變

得越來越賤了呢!

               (11)

  一個學期不知不覺就過去了,迷迷糊糊中,我已經過了13歲。我長高了一

些,乳房雖然還是很小,但比起同年的女生來還是要大了許多,尖尖的,很挺,

也很好看,因為這個,我在家裡裸露的時間也越來越多。

  「啊……唔……唔……」就像現在這樣,一回家就被剝得光光的按在書桌底

下,被大哥用雞巴把嘴巴插得滿滿的情形我經歷得太多,都已經習慣了。

  「咳!咳……」熱乎乎的精液射進嘴裡,濃濃的、腥腥的,我乖乖的全部吞

下,然後繼續用嘴替哥哥把變小的雞巴吸乾淨,放回褲子裡。

  「急什麼?爸爸還要等一會兒才回來呢!」大哥不懷好意地按著我,一邊用

腳趾在我的胯間撥弄,「啊……」我顫慄著,小小的兩瓣陰唇很快被撥了開來,

「這麼濕,小騷貨!」哥哥笑著,大腳趾一下就捅進了我嫩嫩的小屄裡。

  「乖乖地在下面自己動啊!嘻嘻,要弄出水來哦!」哥哥笑眯眯地,腳趾一

動一動的,在裡面捅得更深了。

  「啊……」好羞人哦!被人用腳弄,可是,可是那感覺真的很……「啊……

啊……」不由自主地,我的屁股已經扭了起來,哥哥的腳趾好會動哦!

  我不知道洩了幾次,直到繼父回來,被叫進他的房間。

  「小騷貨,一回來就浪成這樣!」他摸摸了摸我濕漉漉的、依然還興奮地腫

脹綻開的小屄,解開了自己的褲子……像哥哥他們一樣,他也喜歡弄人家的嘴。

  「唔……唔……」粗大的雞巴一進一出地在我嘴裡抽動著,每一次都全部沒

入。像我的小屄一樣,我的嘴巴現在已經能吞下任何一支大的雞巴,並讓它在自

己喉嚨的最深處射精。

  「唔,不錯,現在去做作業吧!」

  什麼嘛!自己爽完了就……

  一個人回房間,我坐在書桌前張開腿,摸了摸自己下面,雖然剛剛高潮過,

可是好像還是很興奮吶!沒辦法,還是先寫作業吧!

  沒多久,門就被推開了,「嘻嘻,這麼用功,我來幫你啊!」是小哥。

  「呀……不要啦!」雖然嘴裡說不要,可我還是乖乖的站起來,讓他將自己

抱到腿上,從下面插了進來。

  「哦……哦……人家……這樣……怎麼寫嘛?啊……」他的雞雞熱熱的,好

硬!

  「作文啊?怎麼不能寫?嘻嘻!你就寫:『吳詩依是個小賤貨』,快寫!」

  「啊……呀……呀……我寫,我寫……」

  「好,現在寫:『我喜歡每天被好多男人插我的小騷屄,在我的小騷屄裡面

射精』。」

  「啊……啊……寫……寫完了……」

  「再寫:『長大後我要去做妓女,每天被好多好多不認識的男人操』!」

  「啊……啊……」我坐在小哥身上,一邊無恥地寫著淫蕩的話,一邊被小哥

插著穴。他不停地捏著兩個乳頭、玩弄著乳房,我呻吟著,很快就抽搐著達到了

高潮……一次、兩次,直到失神地昏迷。

               (12)

  「唔……唔……」放學了。像往常一樣,在離學校不遠的公廁裡,我被一幫

老頭剝得光光的,一邊玩弄著陰戶,一邊輪流用陰莖操自己的嘴巴……

  「啊……唔……」在一陣冷冷的冰涼中,一個巨大的異物硬硬地從後面插進

了我的身體,哦……好脹、好大!雖然自己的嘴巴已經在哥哥的安排下變成了公

用的精液廁所,可是由於他們始終不讓別人用我的嫩穴,老頭們就只好用各種別

的東西來替代,反正一樣東西插一次只要一塊錢,所以他們拿來插我的東西也就

越來越大、越來越誇張。

  「哦……唔……唔……」我顫慄著,低頭看向自己胯間,又是汽水瓶!弧型

的瓶身已經有一大半沒入了自己光嫩嫩張開的體內。我抽搐著,淫水洩了出來,

自己現在一定是學校裡穴穴開得最大的13歲女生吧!

  雙腿軟綿綿地走出廁所,「等一下到了超市,要拿這些東西……」哥哥把一

張寫好的紙遞了過來。

  「又要?好……好多啊!」

  「囉嗦什麼!你的裡面又不是放不進,剛剛不是連瓶子都插進去了?」

  「哦……」沒辦法,只好去了。

  超市裡面很空,我找到文具櫃的貨架,先拿一些小小粒的東西,如橡皮什麼

的,摸索著塞進自己的小屄……嗯,然後是,話梅?那是在食品櫃……嗯,找到

了,只要十粒?不對,有好幾種呢!慢慢地找,把包裝打開,然後一粒一粒地塞

入……哎呀!好難受,這個好像是辣味的呢!

  哎呀!還要巧克力?MM中號瓶裝的……呀!裡面好辣……找到了,趕緊自

己把裙子撩起來,撥開小屄的陰唇,塞了進去。好脹!裡面太多東西了,哎呀!

好辣……

  踉蹌著走出超市,我看到等在對面巷口的哥哥:「呀!辣……辣死了!裡面

辣死了……」

  「啊?這個是辣味的哎!你也往裡面放?」

  「啊……辣……辣啊!好燙……」我眼淚都流出來了。

  「怎麼辦?」哥哥們也傻了。等了一會,小哥一拍腦袋:「我有辦法!」一

轉身,進了旁邊的小店。

  一會他回來的時候,手裡多了好幾支冷飲。就在巷子的垃圾箱後面,我大張

著雙腿,讓兩個哥哥一支支地輪流把手裡的冷飲塞進自己火辣辣的小嫩屄……

  「呀……呀……好冰……」

  「叫什麼叫!一會兒燙一會冰,不都是你自己要的嗎?」

  「啊……是,可是……還是……好冰啊!」

  「再插一會兒就好了啦!忍著!」

  「啊……是……啊……啊……」

  離開小巷的時候,因為辣椒和冰塊的關係,我嫩嫩的小屄已經紅紅的腫得像

個熟透的桃子,從裡面流出的融化的冰汁沿著雙腿一直淌到了腳下,連襪子都弄

濕了,哥哥們還故意不許人家擦,弄得人家出去的時候好像剛剛被那個過好多次

一樣,好丟人……

               (13)

  「啊……呀……好熱……」就在客廳的沙發上,我光溜溜的被兩個哥哥抱著

坐在他們的腿上,肛門和陰道裡分別插著兩根陰莖,被他們一前一後面對面的夾

著,用力插得大汗淋漓。

  這已經是第二次了,今天是星期六,繼父又去了鄉下的工廠,所以從起床到

現在,我根本連穿衣服的機會都沒有。

  「真的好熱……」前面的小哥停了下來,喘著氣擦了擦自己額頭的汗,「去

拿幾支冷飲來。」大哥也停止了在我肛門裡的抽動。

  一會兒,小哥「啪嗒啪嗒」地光著腳從廚房提著個冰桶過來了,看著他色迷

迷不懷好意的眼神,我有種不好的預感……

  冰桶裡有雪糕、雪條,還有好多冰塊,「小騷貨,把嘴張開。」小哥笑嘻嘻

地在自己嘴裡含了一根雪糕,卻從冰桶中抓了兩顆冰塊塞進我的嘴裡,然後一轉

身,靠上來把他的雞巴一起塞了進來。

  「啊……唔……唔……」一前一後,身體裡的兩根雞巴再次一齊抽動起來,

「好涼,好舒服……」小哥滿意地呻吟著。

  「唔……試試下面,一定更爽!」他把雞巴從我的嘴裡抽出,「啊?」我本

能地瑟縮著,試圖併攏雙腿,但沒有成功,他們兩個人吶!原本赤裸的雙腿一下

被分得更開了。

  「啊……」透涼的冰塊毫無阻擋地被塞進我的體內,一顆、兩顆、三顆……

然後,小哥的陰莖插了進來入,冰塊被直接抵入到了我身體的最深處,「啊……

啊……呀……」我顫慄著,淫水混合著融化的冰水從身體裡不斷洩出。

  「哇!涼涼的,好舒服!」就連插在我肛門裡的大哥都感覺到了我下面的變

化。「來,換個姿勢。」我隨即被抱起,換成小哥在下面、大哥在後面的姿勢。

  「呀……冰……好冰!啊……」換好姿勢後的大哥立刻從冰桶中抓了一大把

冰塊,一下全都塞進了我的肛門,然後重新插了進來。

  「呀……呀……要被弄死了呀……」隨著兩個人的同時抽動,我身下的沙發

迅速地濡濕了一大灘,而隨著體內冰塊的融化,混合了我淫水的冰水還在源源不

斷地從我的下體淌出……

  「啊……唔……唔……」小哥把帶著涼意的雞巴從我體內抽出,放入了我的

口中,「哇!下面涼涼的,上面熱熱的,太舒服了!」一邊在我的嘴裡狠操,小

哥一邊大叫。

  「讓我也試試!」大哥也迫不及待,「啊……唔……唔……」沙發上的我隨

即被擺弄成狗爬式,大哥和小哥的兩根雞巴在我下面的兩個穴穴和上面的嘴巴裡

不停地來回輪流抽動……

  「啊……唔……唔……」冰塊不斷地從屁眼和陰道被塞入我的體內,我的下

體漸漸麻木,最後,終於完全失去了知覺……

  當恢復知覺的時候,我卻發現,自己的下面開始變得火燒火燎。哥哥們也發

現了,他們乾脆讓我在嘴裡含上冰塊,把我弄成上冷下熱,繼續玩……

  晚上,當他們把我抱到床上時,兩人從床邊的冰桶裡拿出了一些軟軟的、冰

涼的東西,塞進了我的體內,「呀……呀……什麼……呀……」我驚叫著,「嘻

嘻,是冰過的果凍啦!這樣就不會像在沙發上那樣弄得到處都濕噠噠的啦!」大

哥回答道。

  嗚嗚……他們真的好會玩人哦!

               (14)

  「咦?果凍沒有了哎!」剛剛回到家,就聽見小哥在廚房裡叫。

  我臉立刻就紅了,這一陣,每天不是被他們在下面滿滿地塞進好多冰過的果

凍,就是被迫在嘴裡含上好多冰塊,做他們所謂的「冰火小淫娃」讓他們上上下

下地弄……而且,每次做完以後,他們還要強迫把人家把自己屄屄裡那些已經被

他們插得爛爛的、混合了大量他們精液的凍凍一點點地摳出來,全部吃掉……

  「咦?小依你回來啦!剛好,你去下面超市拿點果凍回來啦!」

  「可是……」

  「可是什麼,快點去啦!」

  「哦……」沒辦法,每次都這樣,不給人家錢,讓人家去「拿」。

  下樓,走過幾條街,我看到街角有一家好像是新開的小超市,大概是因為位

置不太好的原因吧,裡面沒什麼人。走進去,找到食品櫃,用身子擋住,往書包

裡放果凍……

  「哈!老子才開張你就來偷東西?走,去警局!」

  「啊……不,不要,求求你……」

  「哼!年級小小就這樣,不給點教訓怎麼知道錯?走!」

  「不要啊!我知道錯了,求求你不要……我……我可以幫你那個,求求你不

要帶我去警局。」

  「什麼這個那個,走啦!」

  「不要,我可以幫你含屌,我很會含的。」一著急,我再也顧不得羞恥,就

說了出來。

  「啊?」胖胖的老闆愣住了:「原來你……」他驚訝的臉上漸漸浮起笑容。

  捲簾門被拉了下來,反正店裡也沒什麼人。然後,就在幾排還沒完全陳列好

的貨架後面,老闆迫不及待地拉住我,開始上上下下地在我身上亂摸起來……

  「咦?裡面什麼也不穿就出來逛,你一定是存心出來讓人操的吧?」

  「不……不是……」我喘息著。

  「不是?不是你下面流那麼多水?這麼賤!嘻嘻,看你這騷樣,在學校裡一

定每天都要被很多男生上吧?你不會是你們學校的公共廁所吧?」

  「啊……沒……沒有啦……啊……」受不了了,老闆居然把他兩根粗粗的手

指一起捅了進來!

  「嘻嘻!沒有?怎麼會!是不是像這樣,每天被好多雞巴排著隊幹?」

  「啊……啊……」進去了,好深!老闆的手指好粗,捅得好深!啊……

  「咦,這是什麼?巧克力豆?你這個小騷貨還真夠饞的,老子今天就讓你吃

個飽!嘻嘻……」

  隨著包裝紙撕開的聲音,一大把圓圓的巧克力豆被粗暴地塞進了我早已經浪

濕的小騷屄裡,「啊……呀……呀……」然後,更大的東西——男人的雞巴插了

進來!

  我不知道自己暈了過去多久,隨著老闆雞巴的插入,我塞滿了巧克力豆的小

屄彷彿一下被撐得爆裂了開來,抽動只進行了幾下,我就抽搐著淫水狂洩,昏迷

了過去……

               (15)

  醒來時,我正一個人躺在貨架後一堆成捆的衛生紙上,全身一絲不掛。伸出

手,在張得開開的雙腿間一摸,又濕又黏,黏乎乎的,全是從體內流出的溶化的

巧克力和男人的精液。

  掙紮著起身,聽到老闆在前面打電話:「……又嫩又騷,還夠賤……我已經

操了她一個多小時了……對,快點,從後門進來……」

  一個多小時?我的手不由自主地又在胯間摸了摸,那裡已經微微腫了起來。

  「咦?小賤貨,醒了?嘻嘻,爽不爽啊?」

  「啊……求求你,你都已經……放了我吧!」

  「放了你?可以,不過……你剛才可是答應要替我含屌的哦!」

  「可……可是你已經……」

  「沒什麼可是的,說話可是要算數哦!」

  「啊……唔……唔……」哪有這樣的,已經把人家都弄成這樣了,還……哎

呀!

  「嘻嘻,巧克力味道的雞巴好不好啊?」

  「唔……唔……」大概是剛剛射過精的緣故,老闆的雞巴軟軟的,上面沾滿

了巧克力、精液和我淫水的混合物。

  「砰砰砰……」敲門聲傳來。

  「不許停!」老闆一把抓住我的頭髮,讓我含著他的雞巴,和他一起慢慢移

到後門。

  「誰啊?」

  「我,阿華。」

  「哦……」

  門開了,一個三十多歲、瘦瘦的男人閃了進來。

  「咦,就是她?長得不錯啊!嘖嘖……而且,好像真的還很嫩吶!」

  「嘻嘻!豈止不錯,簡直就是幼齒蔡依玲嘛!至於嫩不嫩,你操一下不就知

道了?嘻嘻……」在老闆的拉扯下,我被迫向著來人仰起臉,嘴裡還含著他的雞

巴。

  「嘻嘻!還有這樣的好事?操!」瘦子笑嘻嘻地靠了上來,向著我的胯間伸

出了手:「咦,她小屄裡是怎麼回事?」

  「嘻嘻!這小騷貨愛吃巧克力,我就給她餵了個飽。嘻嘻……」

  「嚇我一跳。操!」

  「後面有衛生間,要不你帶她先去洗洗?」

  我踉蹌著被拉進了後面窄小的衛生間,因為沒有盆子,新來的男人乾脆把我

抱到了洗手池的台面上:「自己張開腿,把下面洗洗乾淨。」

  「哦……啊……呀……」水好冷,我瑟縮著,卻被瘦子一把抓住,強行扒開

雙腿,把人家的屄屄直接湊到了水龍頭的下面,「啊……啊……」強力的水柱幾

乎直接就沖進了人家的陰道,沖得好深!

  「現在自己把小屄扒開,讓我看看乾淨了沒有。」好羞人哦!

  「扒開一點啦!要裡面也全部看得見。」

  「啊……是,是……」不由自主地,嫩嫩的小屄已經被我自己用手指完全扒

開,徹底地暴露在了這個陌生的男人面前……

               (16)

  不知道被好色的老闆和他的朋友玩弄了多久,反正離開的時候,天已經完全

黑了。

  出門時,兩個人在我的書包裡放了一大堆我喜歡的零食和果凍,最後,就在

門口,兩個人又想起了什麼似的,故意又撩起人家裙子,在我已經紅腫的下身摸

索著,塞進了滿滿的一大把巧克力豆。

  一回家就看見兩個哥哥的大黑臉,沒辦法,我只好乖乖地脫掉衣服,接受他

們的懲罰。

  「呀……呀……」先是兩個乳頭上被夾上了晾衣服的夾子,然後被迫自己大

張著分開雙腿,赤裸裸地暴露出嫩嫩的陰部。「啊……呀……呀……」在把兩個

坐墊塞到我的屁股下面之後,大哥解下了自己的皮帶,開始輕輕地抽打我高高挺

起的私處……

  「啊……」很快,我就抽搐著,小小的嫩屄開始充血腫脹,並誘人地綻開,

「啊……」隨著一下重重的抽打,我尖叫著挺起了身子,淫水混合著巧克力,一

下從我體內湧了出來——我竟然高潮了!

  「賤貨!」大哥淫笑著停止了抽打,開始�起腳,用腳趾撥弄我胯間已經極

度亢奮腫脹的私處,「啊……啊……唔……唔……」小哥也加入了進來,一番輪

流摳踩之後,他們竟然還把腳趾頭伸進了我的嘴裡!

  「哦……唔……」自己真的好賤哦,含著沾滿巧克力和自己淫水的腳趾,我

又洩了!

  迷亂中,我被拖了起來,拉進了衛生間。在衛生間冰涼的地板上,兩個哥哥

一邊繼續用腳趾玩著我的屄屄,一邊解開褲子,「啊……唔……」熱熱的尿液準

確地射入了我的嘴裡和下體,一上一下,他們掏出雞巴,開始分別對著我的嘴巴

和淫穴撒尿。

  「嘴張大一點……腿劈開,賤貨!」一邊尿,兩人仍然一邊用腳趾摳弄著我

的嘴巴和下體,迫使它們保持最大限度的張開。「啊……唔……」我顫慄著,綻

開的下身隨著熱熱的尿液射入,竟然再一次興奮地抽搐起來,湧出了淫水。

  「嘻嘻!果然是個賤貨,只不過奶子太小了,要吸大一點。」

  「啊……不……啊……」混亂中,小哥拿起了一邊通馬桶的皮碗,用力按在

我的胸口上吸拉了起來,「啊……啊……」很快,我兩個嫩嫩的小奶子就被吸得

通紅,乳頭脹得很大粒,並高高的翹了起來。

  「嗯,小屄也要捅一捅……」旁邊,大哥也順手拿起了一支刷馬桶的刷子,

「啊……啊……要插死了呀……啊……」我尖叫著高挺起身子,被幾乎完全沒入

自己體內的長長的馬桶刷插得死去活來。

  馬桶刷插完,隨後又被換成摩絲罐、乳液瓶……最後在失去知覺之前,我看

到插在我兩腿之間的,竟然是一支比我手臂還要粗的巨大的殺蟑螂噴霧劑罐子!

上面醒目地噴著黑紅兩色的「雷達」商標。

               (17)

  繼父終於回來了,理所當然的,晚上我被抱到了他的床上,脫光衣服,被扒

開的雙腿大張著,讓繼父那熟悉的手指摳入自己嫩嫩的小屄、屁眼……

  「咦?看來這兩天我們的小依跟哥哥他們玩得挺瘋的嘛!」他的手指熟練地

在我身體下面的兩個洞洞裡前前後後地探弄著,「啊……呀……」我顫抖著呻吟

了一下,小屄立刻就濕透了。

  已經一個多星期了,每天都被兩個哥哥用各種亂七八糟的東西塞進自己的下

面,而且塞進來的東西全都大得驚人,每次都好像要把屄屄塞爆一樣,那裡當然

就……

  「真夠騷的,跟你媽一模一樣!」繼父感覺到了我的濕潤:「這些是我這次

回去給你媽拍的,嘻嘻!好看吧?」他把一疊照片拿了過來。

  我的下身一下緊縮起來。照片上,媽媽像往常一樣,一絲不掛地被一群男人

簇擁著,用各種姿勢上上下下地玩弄,但和以前不一樣的是,那些人還牽著一條

狗!

  照片是在野外拍攝的,在眾人的挾持下,媽媽嬌笑著,半推半就地讓狗舔著

自己的兩個奶子、腿根私處……然後,那群男人把媽媽弄成四肢著地的姿勢,狗

伸著長長的舌頭,被抱到了媽媽的背上……

  「啊……」我抽搐著,被繼父粗粗的手指摳弄著的小屄淫水直流。

  「嘻嘻!看,小依的媽媽在幹什麼呀?」繼父一邊玩弄著人家,一邊就在人

家張開的雙腿間一張張地把媽媽的照片翻開。

  「啊……哦……媽媽在……在被狗狗插……哦……」從這個角度看下去,除

了看到媽媽被狗插的模樣,還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穴穴被摳弄的樣子。

  照片中,那狗趴在媽媽背上,兩隻前腳抓住媽媽的腰,又黑又粗的狗雞巴已

經插入了媽媽的屄裡,正弓起身體一出一入地幹著她滿是淫水的騷穴……

  「那被狗狗插的是不是就是母狗啊?」繼父的手指好會弄。

  「啊……是……是,媽媽是母狗……」

  「嘻嘻,媽媽是母狗,那小依是什麼呀?」

  「啊……呀……小依……小依是小母狗……啊……」不行了!好像要來了。

  「哈哈!那小母狗是不是也要被狗狗插啊?」

  「啊……啊……是,是……小母狗……小依也要被狗狗插……」隨著繼父手

指的深入,我再也忍不住了,小腰一挺,又是一挺,顫慄著湧出了淫水。

  「小騷貨,現在把腿張開,自己弄。」繼父笑著把我放開,拿起DV對準了

我,「嗯……」我無力地張開雙腿,自己撥開已經濕答答的陰唇,把手指放了進

去……

  「好,現在看著我,把照片拿在手上,告訴我那是誰?」

  繼父給我看的這張相片,狗已經從媽媽背上下來了,但牠的雞巴仍然插在媽

媽的淫穴裡,只不過姿勢變成了屁股對屁股緊緊地連在一起,看來狗已經在媽媽

體內射了精,可是雞巴卡在陰道裡拔不出來。

  那群男人圍繞在媽媽和狗的四週,一邊調笑著一邊在媽媽身上摸來摸去,有

人俯下身饒有興趣地觀察著狗雞巴與媽媽淫穴的連接處,還有人拔了一根狗尾草

撩撥著媽媽的陰蒂。媽媽被弄得又羞又癢,可是卻掙不開卡在陰道裡的狗雞巴,

只好維持著母狗交配的狼狽姿勢讓他們繼續嘲弄和拍照。

  「哦……嗯,這是小母狗……嗯……小依的媽媽……」我被迫看著照片說。

  「對,下面的手不要停……那麼小母狗是不是也要像母狗媽媽一樣啊?」

  「啊……嗯……是……小母狗也要像母狗媽媽一樣被公狗插,小母狗喜歡公

狗的雞巴插小母狗的騷屄屄……」

  「嘻嘻,真賤!把自己的小母狗騷屄再撐開一點!」

  「哦……啊……這就是小母狗的賤屄……啊……要公狗插……」

  「嘻嘻!放心,以後會有好多狗雞巴插進你這張小屄的。現在把嘴張開!」

  「啊……唔……唔……」受到媽媽被公狗插的相片刺激,我呻吟起來。繼父

淫笑著放下了DV機,起身把脹大的陰莖插進了我的口中。嗚嗚……又是口交,

可是人家下面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