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乱点鸳鸯谱,兄妹喜成鱼水欢]作者bilara [妖怪乱点鸳鸯谱,兄妹喜成鱼水欢]作者bilara - 豆豆色
公告:防屏蔽导航网站:http://ddse3.xyz/?douse898
防屏蔽邮箱:scjiuuqx@gmail.com 找不到本站的用户请发邮件获取最新地址
最新防屏蔽域名:Douse2.com、douse1.com、Douse5.com、Douse6.com
LOADING...
LOADING...
您的位置:

首页  »  乱伦禁忌  »  [妖怪乱点鸳鸯谱,兄妹喜成鱼水欢]作者bilara

[妖怪乱点鸳鸯谱,兄妹喜成鱼水欢]作者bilara



 
作者:bilara
字数:5607  有个美国小镇,一个青年汤姆,和他妹妹杰西卡相依为命。他在酒吧做伺应
生,每天回来很晚。

  杰西卡才十几岁,晚上害怕,求哥哥回来早一点。汤姆总是说:「不要害怕,
父母在天之灵会保佑你的」。

  有一天,妹妹病倒了,汤姆在照顾她。屋前来了位老太太拜访汤姆。

  奇怪的是,汤姆发现老太太穿的是妹妹的衣服,他觉得也许是自己想歪了,
就没多想。

  老太太问候之后,说愿意帮忙治妹妹的病,并且留在妹妹房间里陪伴她,第
二天早上才离开。汤姆听了很高兴,他正愁晚上上班妹妹没人陪。

  于是,从此老太太就每天晚上来,第二天早上走。妹妹的病却没有起色,汤
姆找镇上的大夫来看过几次,吃了药总不见好。

  老太太倒是很乐观,说「过不了多久,你妹妹的病就会好啦!」

  汤姆愁眉不展,杰西卡面黄肌瘦,身体一天比一天干瘪下去。

  又过了一个礼拜,白天,老太太不在。杰西卡对汤姆说:「哥哥,如果我突
然有了什幺变化,你记得把我的项链拿走。你一定要记住!」杰西卡的项链是妈
妈留给她的,从来没有摘下来过,汤姆不知道妹妹为什幺这幺说,就答应她。

  没两天,妹妹的病突然好了,一夜之间就红光满面活蹦乱跳。那个老太太不
见踪影,杰西卡说她早早就离去了。

  汤姆很高兴,不管怎幺说这是件喜事,他到镇上买了食物回来,好好庆祝一
下,也给妹妹补补身子。

  午餐上,汤姆发现,妹妹吃得很少,原来吃得也不多,但现在更少了,酒却
没少喝,这酒量和酒吧里的老酒鬼克鲁尼大叔有得一拼。汤姆有些奇怪,但禁不
住妹妹频频举杯相邀,他也喝多了。

  朦胧中,汤姆觉得被杰西卡搀扶到楼上卧室里。并且脱去衣服,睡在一起。
他做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梦,梦中有很多人成双成对拥抱在一起,妹妹变身为一个
仙女,瘦瘦弱弱却热情似火。她和他一起做了一些从来没玩过的游戏,在游戏里
舒爽了一次又一次,直到累倒沉沉睡去。

  醒来后,汤姆头晕眼花,身上的衣服倒是一件不少。妹妹从房外走进来,容
光焕发,小脸通红的,笑得像个小妇人。

  晚上汤姆还是照常去酒吧上班。日子天天过去,杰西卡对汤姆的态度越来越
亲昵,越来越主动,甚至像妻子对丈夫一样,汤姆也乐在其中。

  有一天,他们终于没有止住诱惑,走出了那一步。开始,杰西卡像往常一样,
从后面抱住哥哥腰部撒娇,继而手往下移到了小丁丁上,轻轻抚摸揉捏。对此,
汤姆已经从最初拒绝到不习惯到习以为常了。

  汤姆任由她把玩自己的小弟弟,他想她也许只是好奇,像往常一样捏一阵就
松手了。在汤姆的小弟弟被玩硬后,杰西卡转到正面,像树袋熊一样双手吊着哥
哥脖子,双腿紧紧缠在腰上,会阴部在汤姆小弟弟处上下摩擦。汤姆连忙托着妹
妹屁股,把她身体抬离自己的弟弟。杰西卡抚摸汤姆的头发,不停吻他,嚷道:
「哥哥,我要,我要」。

  小汤姆越来越硬,几乎冲破裤子的束缚。在杰西卡的左腿放到前面,脚蹭到
汤姆龟头时,强烈的刺激像电流一样瞬间击穿汤姆的坚持。他的心像一团火一样
熊熊燃烧,把最后一丝理智焚烧得一干二净。汤姆把妹妹放到床上,杰西卡三下
五除二解开他皮带,拉拉链扒内裤,把小汤姆拽出来。躺倒拽着阴茎抵住她的阴
户,扭腰口中呻吟:「快点,哥快点!」汤姆眼睛通红,像一头发情的公牛,一
声低吼,弓起腰向前狠狠犁去。

  杰西卡愉悦欢呼,丝毫没有疼痛的样子。看样子,上次酒醉时,才是真正的
破瓜,只不过汤姆被蒙在鼓里。汤姆使劲耸动,很快就射了,杰西卡不放过他,
很快又把小汤姆摆弄大起来。开始第二次……第三次……耕耘。

  在床上,云雨过后,杰西卡眼波迷离,意犹未尽舔着嘴唇,拉汤姆的手抚摸
自己小小的乳房。看到她胸前的项链,汤姆不禁问道:「杰西卡,把项链送给我
吧?」杰西卡二话不说,马上把项链摘下来,塞给汤姆,说:「给你吧,反正我
也不喜欢这条项链。」

  晚上上班路上,汤姆听到妹妹的声音说:「哥哥,哥哥,我在这里。」汤姆
左找右找,发现声音是从项链里传出来的。

  经过妹妹的诉说,汤姆才明白。杰西卡已经死了,她的身体被老太太夺去。
老太太是个鬼魂,她每天晚上穿走杰西卡晾晒在外面的衣服,天亮前还回来,在
上面留下她的鬼气。时间长了,杰西卡就被鬼气感染,病倒了。正因为杰西卡已
经感染了她的鬼气,阳心对她没有任何抵抗力,被她附在体侧一步一步吸去阳气。
杰西卡只是潜意识知道自己活不长了,所以叫汤姆拿走项链。

  在老太太对杰西卡夺舍的那天晚上,杰西卡的灵魂躲进了项链里。原来这条
妈妈传下来的项链,有过一个很有名的神父进行圣光加持,里面的精神空间可以
容纳灵魂,妹妹就躲到了项链里。

  鬼魂天生就对项链里的神圣气息深深厌恶,老太太下意识地就讨厌它,出于
伪装才不得不戴着,所以汤姆一要她就马上给他了。

  老太太勾引汤姆也是为了吸取他身上纯正的阳气,汤姆的身体也会一天天坏
下去,步妹妹的后尘。

  汤姆忧心忡忡地走进酒吧,心不在焉开始了工作。一想到下班还要回到房子
里,和进入妹妹身体的老太太巫山云雨,就止不住心惊肉跳。不小心,把倒给克
鲁尼大叔的酒倒洒了。

  克鲁尼大叔一改往日颓废,像看到可爱的玩具一样,夸张地叫到:「汤姆,
夜猫抓了你的蛋蛋吗?」旁边的酒客们听到,哈哈大笑起来。

  汤姆连忙道歉,手忙脚乱擦去淌得到处都是的酒水。

  一晚上,汤姆忙着招呼客人,深夜了才停下来,无精打采地坐在柜台边。克
鲁尼大叔走过了,给汤姆倒了一杯酒,说:「我请你。」汤姆谢过后,一干而尽。
克鲁尼拍拍汤姆肩膀说,小伙子,遇上什幺烦心事?

  汤姆想了想,说:「你,相信鬼魂吗?」

  克鲁尼哈哈大笑,说:「AndGodsaid,Lettherenod
evil,andtherewasnodevil。」

  汤姆把自己的事讲给了他听,克鲁尼听完后,从身上摸出一个很小的金币,
拍在桌上。说,这是他年轻时无意中得来的,似乎替他挡了很多灾,保佑他活到
了现在。

  克鲁尼重重地按了按金币,把它推到汤姆面前,说:「用完你可得还给我!」

  汤姆拿着金币回了家,杰西卡没有睡觉,热情地迎了上来,没有洗澡就和汤
姆纠缠在一起。迫不及待地拉开汤姆的裤裆,不顾刺鼻气味吮吸起来。小汤姆长
大后,杰西卡拽住它,一路牵着小丁丁走上楼梯来到卧室,把汤姆推倒床上。

  这次,杰西卡显然有所准备,床头柜上放着一瓶酒。杰西卡取过一杯,将血
红的液体缓缓吸入口中,再趴到汤姆身上,吻住他嘴唇,把酒液徐徐向汤姆口中
渡去。喝了酒后,汤姆明显觉得小腹多了一团热气。杰西卡仍没有急着做爱,慢
慢俯下身,趴到汤姆胯下,舔起睾丸来,将睾丸含在她温热的口中,汤姆感觉他
的睾丸慢慢融化了,变成沸腾的汁液,向外面冲出来。两个睾丸舔过后,杰西卡
媚眼瞪住汤姆,五指在睾丸上轻轻一划,汤姆的阴茎就像弹簧一样,「嘣」地弹
硬起来,45度斜指天空,像永不会融化的钢铁。

  汤姆没有矜持,翻身按倒杰西卡娇小的身体,压在身下狠狠鞭挞起来。汤姆
使出浑身解数,趴着干,跪着干,躺着干,坐着干,甚至站着干,抱着杰西卡大
腿和腰部,下体耸动深深地插入躯体又抛起,就这样杰西卡也没有到高潮。奇怪
的是,汤姆自己每次射了之后都没有软下来,依然充满精力一次又一次用不同姿
势,在杰西卡口中,蜜穴,菊花不停地喷射。

  杰西卡瘦瘦弱弱却非常耐干,即使汤姆射了好几回杰西卡却连一点舒爽的反
应都没有。十次……还是十五次……汤姆已记不清在妹妹身体里爆发多少次,他
只知道如果再不让妹妹到高潮,自己就要倒下了。

  一不做二不休,汤姆干脆把杰西卡的腰扳弓起来,阴部朝天,完全暴露在自
己目光下。汤姆把阴茎向下,打桩机一样插入。手指头用力抠入肛门,杰西卡有
了反应,舒服的哼哼。汤姆加大力度,把插入菊花的手指从一只,增加到两只,
三只,同时另一只手狠狠地向杰西卡小屁股拍打下去,「啊!」杰西卡尖叫,明
显兴奋起来。汤姆继续掌搁,「啪」、「啪」、「啪」……,不一会杰西卡屁股
上就多了几个红红的掌印,连上面的手指都很清晰。杰西卡开始哼哼,「哥」
「哥哥,你插死我吧!」「用力,大力点,打我,打我那里……」汤姆手指纠住
她尚未发育完全的大阴唇时间一掐,「啊」的尖叫后是舒服的呻吟。汤姆干脆扬
起巴掌,对着阴唇噼里啪啦一阵猛打,杰西卡爽得稀里哗啦不分东西,汤姆揪住
阴蒂头使劲一旋,杰西卡尖叫一声身体绷紧,一股尿液喷发出来,照着杰西卡泼
洒下去。兴奋中的杰西卡满脸尿液,禁闭双眼,呢喃声中甜甜睡去。

  汤姆精疲力尽,拔出他仍未软化的丁丁,小心翼翼放平妹妹身体,依克鲁尼
大叔所说,观察杰西卡眉心,有条黑线已淡化几不可见,手臂、腰腹有暗色淤斑,
私处有一股淡淡的死老鼠味道,做爱时汤姆一直在忍受臭味折磨。

  汤姆下楼,把藏在门外擦鞋垫下面的金币拿上来,按克鲁尼大叔的吩咐,趁
杰西卡熟睡不注意,猛地把金币按在她额头,同时大声念诵圣经。

  金币发出强烈,但是不刺眼的金光。杰西卡只微微挣扎了一下,就不动了。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团魔气从杰西卡身体里飘离,挣扎中消失,「你怎幺会有
摩西的金币?嗷……」老太太的尖叫声吓得汤姆一哆嗦差点松手。黑烟消散后,
一团圣光保护住杰西卡的灵魂,飘回了妹妹的身体里。直到妹妹呼吸平稳,汤姆
才停止念诵经文,金币也恢复了它原来的光泽。

  杰西卡醒来后,试着挪动习惯自己的身体,发现还光溜溜的,下体火辣辣地
疼。看着正关怀地在她身上捏来捏去的哥哥,羞涩地说:「你在我不在的时候,
是不是和我的身体,做了什幺羞羞的事?」

  汤姆尴尬地说:「没……没有啦!!我给你去做早餐。」杰西卡眯眼欣赏哥
哥脸红的样子。汤姆不敢再摸,在屁股上擦擦手,站起来走开。杰西卡看着哥哥
背影小声说:「也不是不可以啦。」汤姆愣住了,杰西卡低着头脸红红继续说:
「你和老妖婆做的那些事,我在项链里都看见了,其实,我也想体验一下那些事,
身体既然不是处女了,精神还是处女,多吃亏!」

  汤姆转过身,兴奋又害羞看着自己真正的妹妹,把她搂在怀里。

  杰西卡说:「你那根大东西弄得我身体这幺疼,我要惩罚它!」说着,掏出
汤姆仍硬着的丁丁,拿在手中仔细端详。圆圆的柱子圆圆的头,下面肉包里还有
两颗滑来滑去的蛋蛋,嘿嘿真可爱!

  杰西卡说「叫你这幺坏!」用手掌轻轻拍打小丁丁,小丁丁反而弹起来,昂
起头像是在抗议。杰西卡愤愤然站起身,用小脚丫踩小丁丁,越来越用力,边踩
边搓边骂:「好啊!叫你造反!叫你欺负我,叫你弄疼我!」

  汤姆顺势躺倒痛并快乐着,粗糙的足底把细嫩的包皮磨的生疼。就在妹妹的
脚趾抓到马眼,强烈刺激让汤姆忍受不住叫出声时,杰西卡放松脚轻轻揉动几下,
转身发出银铃般的娇笑声,向床上逃去,边逃边叫:「快去做早餐,哥哥我饿了!」

  汤姆讪讪站起来,下楼去厨房。不久,端着丰盛的早餐走进来。看着狼吞虎
咽的妹妹,汤姆喃喃说:「快吃吧!这几天你瘦了好多,面包只有这幺多了,中
午再去买。」

  杰西卡吃完擦擦嘴,羞涩地看汤姆一眼,转身扑在被子上,红红脸深深地埋
进被子里。

  汤姆跟过来,趴在杰西卡身上,吻着妹妹的脖子,上面散发出好闻的汗味。
热热的吹气撩得杰西卡脖子越来越痒,忍不住回颈与哥哥接吻。

  下面小丁丁左右上下乱顶,搅得花蕊乱七八糟,露珠一滴滴渗出。汤姆和妹
妹十指相扣,成大字型,两人像重叠在一起的青蛙,一挺一划在白色床单湖面上
游动。

  杰西卡终于尝到私处摩擦传来的迷人滋味,一阵一阵酥爽摩擦着她的心。心
里想着不要,又想着如果能一直这样就好了。

  汤姆就这样划动着,推动着,不急不缓,经过这几天被暴风骤雨地索取,和
昨夜惊心动魄的生死肉搏,他需要栖息一下,妹妹是爱的港湾。也需要重新认识
身下这具赶走老妖婆妹妹灵魂刚刚回归的稚嫩躯体,和以前热辣的不同。还需要
学习爱的意义,因为「爱」,才能做「爱」,做出来的才是「爱」。

  杰西卡初经人事,完全不知道怎幺应合,由汤姆主动,她只细细品味,像海
浪拍打沙滩,一阵一阵冲击带来身体到灵魂的愉悦,让她放松,让她战栗,让她
越来越接近天堂。

  脊柱快感累积,汤姆动作不由渐渐用力,节奏越来越快,终于紧紧拥抱着冲
上云霄。而妹妹已早一步在他的怀抱里抽搐,初次体会到成人的天堂。

  此后,杰西卡心情明显开朗起来,在院子里栽种了很多月季花,花开时,把
花剪下插到房间花瓶里,整个家像盛开的花园。汤姆有了一项苦恼,鸡鸡一直硬
着放不下来,被老妖婆施法后一直是这个样子,妹妹鄙夷地对他说:「你就偷着
乐吧!」。

  妹妹隔三差五和哥哥做些爱做的事,却瞒不过参与驱鬼的克鲁尼,大叔要求
也不高,只是偶尔和小萝莉玩些成人游戏,杰西卡对救了自己命的风趣大叔,倒
也没有拒绝。大叔用他丰富的经验和人生阅历,开发了小杰西卡身上一个又一个
敏感地带,两年后杰西卡就能熟练地深喉和体会到肛交的快感了,甚至有一次大
叔还和汤姆同时上阵,阴道和菊花双重刺激下,杰西卡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连续高
潮,胡言乱语兼下体泛滥,让杰西卡此后羞于提起这次经历,汤姆和大叔每每说
起都哈哈大笑。

  日子就在这样的快乐中继续,春去秋来,在一个叶子飘落的夜晚,克鲁尼大
叔手里拿着酒瓶离开了大家,他把那枚金币留给了汤姆。

  杰西卡也长高了,高挑的个子和细细的长腿让她来去如风,镇里的人叫她
「fairyJessica」。她和镇学校新来的小胡子老师恋爱,不久结婚,
住到镇子边山脚下一座新房子里。偶尔回哥哥家探望兼偷欢。

  山坡的树林,对面是老师新房子,蓝色的屋顶冒着白色的炊烟,房子里橘黄
色灯光映得外面的雪地一片温暖,欢笑和音乐声从房子里透出来,远远地传到山
坡上。

  茂密阴森的层层枝叶下,一张绿苔色满是皱纹的脸,熊熊燃烧恶毒的火焰,
「小贱人,你等着,你和你哥哥我都要一个个报复,我要让你生不如死,被镇上
的男人不停轮奸,我还要让铁路工地上的非洲人和中国人干你,让你沉浸在肉欲
中糜烂,从此再也感受不到满足,空虚永远伴随着你直到死亡。至于哥哥,呵呵,
你那条可爱的小丁丁,等我玩够了我要把它钉在镇上的绞刑架上。」说完,她化
作一团灰烟,灰烟再化成一群乌鸦四散飞去,乌鸦久久盘旋在山林和小屋周围,
不祥的鸣叫声笼罩着小镇……